米乐

米乐体彩:当氢能汽车遇上电能汽车谁才是新能源主流?

Huakong Energy-Saving Protection Device

  提起新能源车型时,我们往往会想到混动车型或者纯电车型,其实新能源车型的含义较为广泛,除了电动能源外还有其它能源,例如燃料电池、氢能以及燃气,其中氢能源汽车排放的是纯净水,是真正的零排放。

  目前长安、吉利、长城等多家车企都在致力于研发氢能汽车,长安深蓝SL03更是推出了顶配的氢燃料电池版本,加氢气续航可达635km。据悉,加氢气与加燃油的效率相仿,只需两三分钟,且氢能源量产车已逐渐上市,那么氢能汽车与纯电汽车,究竟谁才是新能源的未来呢?

  国家大力发展新能源,其目的便是实现零碳排放的终极目标,而氢能源来源广、燃烧热值高、能量密度大、可再生、零碳排,是可再生二次能源,是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清洁能源,也是实现零碳排放的终极能源。

  然而氢能源的劣势也很明显,首先,从氢能能源的获得方面来看,氢气的储存运输技术难度大、成本高,因而建造加氢站的成本十分高,不考虑土地成本的前提下,成本约为建造充电站的十倍,所以无法大规模建设加氢站。尽管我国已是世界最大的制氢国,加氢站的数量仅200余座,但这一数量远远无法满足氢能源车的补能需求,相较于遍布全国的充电站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

  其次,从氢能汽车建造的难度方面来看,目前氢能汽车采取的设计路线为氢燃料电池,而氢燃料电池制造成本相当高,约为整车电力系统的三分之二,建造一台氢能源车的成本几乎是同级纯电车的二倍以上。以开篇提到的长安深蓝SL03为例,其顶配氢能源版本售价达到了69.99万元,而纯电版本中的顶配车型售价仅为21.59万元,两个版本除了动力能源有所区别外,其余配置并无区别。

  除此以外,对于消费者来说,氢能源车的用车成本也远高于纯电车,目前加氢站每公斤氢气的价格约为60-70元,在各地的补贴下可达到每公斤30元左右,每公斤氢气可续航约100-130公里,也就说每百公里氢气的用车成本超过了50元,而市面上绝大部分纯电车的用车成本基本都在每百公里20元左右。如果后续氢能源的补贴退坡,那么氢能源汽车的用车成本甚至将远超燃油车,再加之本身氢能源车的价格就十分昂贵,消费者很难愿意为此买单,并不利于氢能源车的普及发展。

  简言之,短时间内,氢能是无法取代电能的,正处于高速进化中的纯电依旧是新能源的主流车型。

  相较于氢能源汽车,中国发展纯电车的优势更大,从能源获得角度来看,煤炭资源丰富、地热能、风能、水能等能源开发潜力大,且国内的超高压输电技术发展成熟,可以承担大规模的超充站建设。从造车技术角度来看,目前我国纯电车型发展速度非常之快,不仅在续航里程上不断突破,还在超充补能上实现了堪比燃油车的高效率,就以新造车中小鹏汽车即将上市的G9为例,续航里程至高702km,并可实现充电5分钟,续航超200km的超快速补能效率。

  小鹏G9在车端全系搭载了800V平台,采用高电压大电流的充电方案,车端最大功率可达400kW,最大电流630A,并使用SiC降低能源损耗,提升补能效率。

  在桩端,小鹏铺设自建新一代S4超充桩最大化发挥800V平台超快充的补能效率,以达到充电5分钟,续航超200km的超快速补能速度,4C版本从10%充至80%仅需15分钟。

  目前小鹏G9暂未上市,具体售价尚未可知,但其定义为“50W以内最好的SUV”,可知最高售价不会超过50W元,作为一款中大型纯电SUV,售价不出50W,这与近70万的中型轿车深蓝SL03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很好理解,国内发展纯电车的技术深厚,具备把价格“打下来”的实力。

  小鹏G9的超快充技术也是行业内较为超前的技术,其配套超快充站也属于新鲜事物,不过在补能网络的铺设方面,较比加氢站,小鹏的超快充站仍占据优势,目前,小鹏S4超快充站已经建成,且在2022年前,小鹏汽车将在G9订单前十名城市集中建设超快充站点,至2023年,重点城市、核心高速上将提供S4站点……小鹏G9的超快充技术是可以切实便捷使用的。

  总而言之,短时间内,五年内、十年内、甚至二十年内,氢能源汽车是无法取纯电车而代之的,纯电车都将是大趋势。当然了,各大车企耗费金钱人力物力去研发氢能源汽车也是有其道理的,或许在几十年后的未来,新能源汽车将呈现出更多样的面貌,对此,你怎么看?


上一篇:9月2日华控赛格(000068)龙虎榜数据:机构净卖出44057万元(3日)

下一篇:中国银河给予电力设备及新能源行业推荐评级:4680大圆柱专题极致设计、极致安全、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