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乐

米乐体彩:2022年我国纯碱出口量缘何维持高景气度

Huakong Energy-Saving Protection Device

  本订阅号所涉及的期货研究信息仅供专业投资者客户参考,用作新媒体形势下研究信息和研究观点的沟通交流。非专业投资者客户,请勿订阅、接收或使用本订阅号中的任何信息。本订阅号难以设置访问权限,若给您造成不便,敬请谅解。不会因关注、收到或阅读本订阅号推送内容而视相关人员为的客户。

  2022年以来我国纯碱出口数量逐月增加,月度出口量从年初的十年最低攀升至十年最高水平,仅用了5个月时间。8月份我国纯碱出口数量19.74万吨,同比提升402.14%,较十年均值提升36.93%。1~8月我国出口纯碱125万吨,同比提升130.66%,较十年均值提升17.58%。

  今年我国纯碱出口数量的大幅增长,既有国际市场成本及价格推升因素,也有各种因素诱发的国际货运受阻因素。本篇报告将对导致我国纯碱出口的直接和简介原因进行剖析。

  过去几年,受多种因素影响,全球纯碱市场规模出现大幅增长:例如玻璃容器的需求不断增加、肥皂和洗涤剂的使用量持续攀升、废水处理行业对纯碱的依赖越来越高、建筑和建设行业需求不断增长等等,都是推动全球纯碱市场规模扩大的原因。

  截至2021年底,全球纯碱产能7200-7300万吨左右,主要分布在亚洲、欧洲、北美等地区,具体国家有中国、美国、土耳其、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乌克兰、罗马尼亚、德国、西班牙、英国、波兰、意大利、保加利亚等国家。

  亚洲是纯碱产能最为集中也是产量最大的区域,该区域的主要生产国是中国、土耳其和印度。北美纯碱产能目前近1390万吨,占全球产能近20%,其中约97%~98%都来自于美国。除美国之外,墨西哥也有少量的纯碱产能分布,约30万吨左右。欧洲是氨碱法(索尔维制碱法)的发源地,其纯碱生产工艺全部为氨碱法,近两年纯碱产能基本在1400万吨左右,占全球纯碱产能比例超过20%。

  需求增长同样惊人。过去十几年,受益于中国、欧盟和美国和这三大经济体前景改善、建筑行业和汽车工业的规模快速增长,刺激了大量玻璃需求,进一步引领全球纯碱消费量出现快速增长。近几年中国、欧洲等地区对新能源板块的大力支持也催生了电动汽车产业、碳酸锂等行业对纯碱产生新的需求增长点。

  国际纯碱需求市场主要集中在亚洲、欧洲和北美,以上三个地区纯碱消费量占据全球80%以上的消费比例。亚洲是纯碱需求最高也是增长最快的区域,占全球纯碱总需求的比例最高将近60%,需求主要集中在中国、印度、韩国和日本;东南亚区域纯碱消费主要依赖进口,约占全球总需求的5%。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纯碱消费市场,消费占比达到43%。

  欧洲的纯碱需求量仅次于亚洲,占全球总需求超过20%,由于该区域纯碱产能产量缓慢下降且产能利用率较低,需求持续上升,因此有部分纯碱消费需要依赖进口。

  北美地区纯碱产能占全球比例近20%,但需求仅占据全球纯碱消费11%的比例,且消费区域主要集中在美国,剩余一半的产量用来出口。

  正是由于全球各国内部纯碱供应与需求的不平衡以及价差的存在,国际市场上纯碱贸易活跃。从全球货源流向来看,国际纯碱主要出口国是美国、土耳其、中国等,而欧洲、东南亚、南亚、澳洲、南美、非洲是全球主要纯碱进口地区。美国纯碱主要销往南美洲、亚洲、非洲、欧洲等地区,土耳其纯碱主要销往亚洲、非洲、南美洲,中国纯碱主要销往东北亚、东南亚地区、非洲、澳洲等地区。

  美国作为占据全球纯碱产能近五分之一的主产国之一,其国内产能全部来自天然碱。其天然碱矿集中在美国怀俄明州绿河(Green River)盆地、科罗拉多州西北角、加利福尼亚州西尔斯湖(Sealer Lake),年度产量多维持在1000~1100万吨波动。但受2020年疫情影响,美国纯碱年度产量下降至970万吨,较2019年下降17.1%,年度出口量下降幅度也达到18.8%。

  美国纯碱生产企业高度集中,大多分布在天然碱矿附近,包括怀俄明州绿河(Green River)地区的4家公司所经营的5家工厂、加利福尼亚西尔斯湖地区(Sealer Lake)的1家公司和工厂。除此之外,怀俄明州的几家纯碱厂还生产副产品烧碱、碳酸氢钠以及硫酸氢钠等,而科罗拉多州的一家碳酸氢钠工厂该需要用到怀俄明州运来的纯碱作为生产原料。

  吉尼西斯碱业怀俄明公司、吉奈尔怀俄明公司和塔塔化学三家公司的纯碱出口业务是由美国一家天然碱公司ANSAC(American Natural Soda Ash Corporation)负责,而索尔维化学和西尔斯谷矿物公司两家的出口自行经营。由于ANSAC不能直接向欧洲国家出口纯碱,因此,该公司出口至欧洲地区的纯碱由另一家公司美欧纯碱 海运协会AESSA(American-European Soda Ash Shipping Association Inc.)负责,业务内容涵盖仓储、运销、法律与技术支持等方面。

  在美国的纯碱出口市场中,美洲和亚洲占据主要市场份额。其中,北美洲(加拿大和墨西哥)占美国出口份额的比例约23%,拉丁美洲占比28%,东北亚和东南亚分别占据14%和26%的比例,其余美国出口市场由高到低依次为中东(4%)、印度次大陆(3%)、欧洲(2%)、非洲(0.4%)。

  2022年伊始之际,美国就遭受了暴风雪侵袭,该风暴横跨近3000公里,给美国中东部的十几个州都带来了严寒、大雪、冰冻等极端气候现象,部分地区积雪超过25cm。受此影响,美国超过30万用户断电,工业生产基本停滞;交通也因暴风雪中断,原材料运输受到严重阻碍。

  美国海运航线分东岸和西岸,西岸港口主要有洛杉矶、长滩、旧金山等,东岸主要港口有纽约、芝加哥等。此次美国暴风雪给其东南部和大西洋中部数千家供应商带来运输困难,而劳动力和资源短缺也导致出口货物在美国各大港口拥堵。尽管美国政府积极协调,使得受影响较小的西海岸各港口集装箱停留时间下降至8~12天以下、亚洲至西岸港口的物流运费也降至14500美元,但美国纯碱出口依旧受到物流不畅的负面影响。

  美国的纯碱出口大约44%是通过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爱达荷州的哥伦比亚-斯内克河海关区来出口的,涉及港口多在美国西岸。24%是通过德克萨斯州的阿瑟港(Port Arthur)出口,另有12%通过得克萨斯州的拉雷多港口(Port of Laredo)出口。ANSAC公司在此次暴风雪中也受到较大影响,物流运输阻塞,交付货源周期也相对拉长。

  有机构预计此次美国东岸受暴风雪的影响程度较大,东海港供应链基础设施平均恢复时间或达到23周,因此美国东岸物流运输效率也将在至少半年的时间中无法恢复正常水平,导致大量运输货物滞留港口,而西岸多个港口也同样发生拥堵。更加糟糕的是,美国科罗拉多州在5月份再次遭受暴风雪袭击,虽然本次未波及港口作业,但也影响了怀俄明州运送至科罗拉多州及南部阿瑟港(Port Arthur)的货源运输,这也是美国暴风雪给当地纯碱需求带来损失的另一重要体现。

  在美国天然碱出口因暴风雪等突发事件延迟的同时,全球纯碱需求今年也都出现明显回升,总体增长幅度大约4%左右。多数美国长期出口客户年度库存消耗后,2022年上半年都处于大量补库阶段,尤其是亚洲日本地区,今年需求增长平均速度或达到3%,而墨西哥的汽车零部件、智利的锂矿等加工领域也都出现了强劲的需求增长。

  需求增长之时美国出口却出现延迟,这对部分国际纯碱买家来说,等待的时间成本明显提升,此时中国纯碱的出口供应优势就明显提升。

  2017年土耳其卡赞(Kazan)天然碱综合开发项目竣工,该项目设计产能250万吨,建成以后其国内三家纯碱厂家总产能达到530万吨,生产的纯碱主要供出口使用。卡赞项目的建成也使得土耳其一跃成为继中国和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三大纯碱生产国。土耳其Eti苏打公司以及卡赞天然碱项目又分别在2017年和疫情之后进行了产线扩充,目前土耳其国内纯碱生产总产能接近600万吨左右。

  作为全球第二大纯碱出口国,其主要出口目的地为西欧、东南亚、非洲地区,以上三个区域出口份额占土耳其出口总量的70%。2017年土耳其卡赞天然碱项目投产之后,同时,因其天然碱成本低、运至亚欧非的距离短、价格竞争力高等优势,土耳其的纯碱出口份额也在不断提升,并一举超过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纯碱出口国,在挤压了中国部分出口份额的同时,也改变了全球纯碱市场贸易格局。

  从以下两图可以很明确地看出,土耳其纯碱出口数量绝对值及其在全球纯碱出口份额中占比出现明显提升,主要便是得益于其卡赞天然碱项目。

  2022年初俄乌冲突之后,乌克兰敖德萨港口的订舱服务多数被暂停,部分国际海运航次甚至直接“跳港”,改至停靠罗马尼亚的康斯坦萨港、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希腊的比雷埃夫斯等周边港口。而土耳其的纯碱出口,是可以通过其伊兹米特(Izmit)湾东北岸的代林杰港口(Derince Port)运出,并不通过黑海航线,故俄乌冲突对土耳其实际出口影响相对有限。

  虽然土耳其纯碱出口并未受到实质性影响,但是,受两国冲突影响,2022年2月至3月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全球贸易额下降了2.8%,后续衍生出的航运运价上涨、运输成本提高、船队运力紧张等一系列问题,也会对土耳其纯碱出口成本、运力产生一定影响。甚至有市场传言,俄乌冲突导致黑海大部分港口发货受限,而通过土耳其出口的纯碱却作为受益者,出口价格仅3月份就上涨60美元/吨,甚至后期还会上涨,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热点。但事实上,国际纯碱贸易长协价格较为固定,价格也很难受到短期事件的影响而波动。即使有影响也存在于新成交的零散订单,幅度相对有限。

  尽管土耳其纯碱出口受俄乌冲突影响程度相对偏小,但两国冲突也加剧了全球能源价格的大幅提升,以欧洲天然气供需偏紧、价格大幅上涨为主要表现。欧洲作为全球纯碱生产地之一,其产能占全球产能比例22.5%,而西欧地区纯碱产能占全球的比例约14%。

  对于欧洲来说,天然气是基础化工品生产的主要动力来源。21世纪以来欧洲各国大兴退煤计划,煤炭在欧洲能源结构的占比也快速降至14%,即使如此,欧洲当前的进口煤炭需求也仍有50%左右依赖俄罗斯煤炭。欧洲是氨碱法生产工艺的发源地,而氨碱法的生产过程需要大量的煤炭或天然气提供蒸汽动力,在煤炭能源结构占比下降的基础上,欧洲当地纯碱生产的动力原料多以天然气为主。

  受俄乌冲突事件影响,欧洲天然气价格较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相比上涨高达近10倍。截至2022年上半年,欧洲天然气价格34.3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2021年上半年上涨233.50%,较2020年初疫情之前涨幅高达846.28%。在欧盟13个成员国被俄罗斯全部或部分切断天然气供应之后,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可替代俄罗斯供应的气源,美国便成为欧盟进口天然气的来源之一。除此之外,其他地区和国家也加大从美国进口天然气的速度和数量,以确保今年冬季能源安全。

  受全球天然气需求旺盛的推动,美国在2022年上半年一月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而美国也在以创纪录的速度出口天然气的同时,其国内后疫情时代经济恢复、夏天极端高温天气也推升用电需求等因素也都大幅增加美国国内天然气需求,从而大幅拉升美国天然气价格。以美国天然气价格基准的亨利港(Henry Hub)为测算对象,今年9月中旬价格已达到8.3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较2022年初上涨144%,较2020年初疫情之前涨幅达到532%。

  在动力原料成本大幅提升的影响下,欧洲纯碱成本大幅提升。在氨碱法成本中,煤炭和天然气等燃料成本是以燃烧煤或天然气来获取蒸汽,而每生产1吨纯碱大约需要3吨蒸汽,因此,在氨碱法生产成本中,煤炭采购成本约占总成本的30-35%。假设将欧洲氨碱法生产的纯碱原料煤炭全部替换为天然气,则意味着天然气在欧洲纯碱生产成本中占比也达到30-35%。按照该比例测算,上半年欧洲氨碱法成本折算成人民币后提升785.3元/吨,而欧洲进口美国天然气生产纯碱的成本则提升635.5元/吨。

  国际能源价格的上涨是全世界的普遍现象,并非欧洲个例。而这也就导致全球纯碱生产成本大幅提升,进一步推高国际市场的纯碱价格,同时也大幅降低了美国、土耳其等地区天然碱成本低廉的优势。需要注意的是,以上计算仅仅考虑了2022年初以来的变化,但从趋势上来看,国际市场天然气价格上涨趋势自2020年中就已开启,因此,近两年国际市场纯碱生产成本涨幅远远超过以上数值。

  按照近期美国ANSAC到东南亚(除中国)的国际市场价格来测算,长协到岸价为300~350美元/吨,短单价格达到420~450美元/吨。即使按照长协最低到岸价300美元/吨测算,加上关税、港口装卸费、包装费、损耗等费用,折合人民币也近3000元/吨。若按短单最低价420美元/吨测算,美国到东南亚出口纯碱价格或接近4000元/吨。对比之下,中国8月纯碱出口平均单价421美元/吨,与短单低端价格水平相当。但我国纯碱出口无需缴纳关税,且有出口退税率13%的优惠政策,换算之后,与国际市场相比有近1000元/吨的优势。因此,我国纯碱出口持续维持高位也在情理之中。

  除了以上提到的美国运输困难、国际局势紧张、全球能源价格上涨等因素提升我国纯碱出口数量之外,比利时索尔维(Solvay)集团作为氨碱法的创始,目前已经受到俄乌冲突、天然气成本大幅上升等事件影响而导致减产,且已经从美国索尔维工厂转运纯碱到欧洲。

  尽管印度纯碱生产能力也在亚洲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但从2021年开始,印度就以国际市场价格上涨、船运费提升等理由,延迟履行合同。以孟加拉国为例,当地不生产纯碱,其年度需求量30万吨都需要通过进口来满足。此前孟加拉国50%纯碱进口都来自印度,其余来源多为中国,这主要由于印度在交货周期、价格方面更具有优势。但从2021年年初开始,印度纯碱出口商就逐步推迟了部分低价合同的纯碱装运。而今年,印度国内供应趋紧情况进一步加剧,纯碱出口也基本停滞,这在很大程度上使得以印度为主要进口源的国家转向中国货源。

  除此之外,我国纯碱出口主要以东南亚为主,今年由于美国、土耳其运输问题,我国出口份额也增加了南美和非洲的出口量,这也是我国纯碱出口量持续高位的原因之一。

  在以上影响全球纯碱出口格局的事件中,暴风雪、极端天气等影响相对短暂,但后续恢复工作时间周期较长。若美国和土耳其运输问题完全恢复,则今年中国获得的出口份额或将再次下降,例如在南美、非洲这些地区,中国的出口市场将无法长期维持。

  至于全球能源价格上升导致的纯碱生产成本增加问题,则既有国际政治局势变化的影响,也有极端天气的加持,而这两种因素的可预测性较低、影响持续周期较长。这些也都将对国际能源价格、纯碱成本、国际贸易格局产生持续性的作用。

  今年四季度,极端天气是否会导致冷冬出现、全球煤炭、天然气等能源价格是否会再创新高、俄罗斯是否持续中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这些因素目前都尚未有定论。有机构表示,2023年和2024年欧洲面临的能源问题或将更加严峻,而这些因素如果不能得到根本性解决,则国际市场纯碱依旧会面临产能下降、进出口格局变化等挑战,而我国纯碱出口数量也大概率能保持高水平运行。

  除此之外,中国2023年纯碱供需格局将逐步转向宽松,纯碱上涨的大周期暂时告一段落,明年大方向下行的趋势或拉低我国出口至东南亚价格,故今年我国纯碱出口价格高于国内现货价格的现象也难以再现。美国和土耳其纯碱货源则大概率难以接受以低价出口至东南亚地区,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我国纯碱出口至东南亚的份额,因此,从该角度讲,明年我国纯碱出口至东南亚的数量也将继续保持高位,但出口价格将逐步松动。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上一篇:改进城市公交效率能否降低车辆能耗

下一篇:「智绿科技」完成数亿元新一轮融资元禾控股等 4 家机构联合领投